“以原随云的本事加上无争山庄的势力,原随云必然很快处理完萧十一郎的事情,为萧十一郎洗脱嫌疑,而不出意外萧十一郎必定可以得到割鹿刀。”

哥舒冰一点也没有怀疑:“以前无论花满楼也好,原随云也罢,我都并不太瞧得起他们,可你既然能瞧得起原随云与花满楼,证明他们绝非是泛泛之辈。”

柳随风提点道:“如果你认为原随云是泛泛之辈,那么你必定会败在原随云手上,他以无争山庄的名头这几年来为江湖处理了不少事情,为不少人洗刷了冤屈,无争山庄在江湖中的地位又渐渐恢复了,虽然没有到昔日鼎盛的时期,但至少有不少人一旦出事都可以想得起原随云,他能做出这种事情就证明他绝非是个寻常的瞎子,至少他心里瞧得比大部分人都清楚。”

哥舒冰一闪而过惊讶,“那我们的事情,他知晓多少?”

柳随风摇头:‘对于他我看不准,不过他或多或少知晓我们怀揣着一些目的,或许逍遥侯一死,他便知晓的更多,因此你必须在原随云处理好萧十一郎事情这段时间,快速消化逍遥侯留下的势力,否则一旦被原随云寻到了蛛丝马迹,那么你的处境也会变得微妙。’

哥舒冰轻轻叹气了起来,又深深看了柳随风一眼:“你极少如此看重一个人。”

“这个世上又有几个原随云这样的人呢?”柳随风淡淡道:“如果不是权力帮那里发生了变故,我还真想会一会他,不过或许我很快就能见到萧十一郎了。”

“你已经默认了萧十一郎必然能得到割鹿刀,而得到割鹿刀原本要对付的人就是萧十一郎,那萧十一郎得到了割鹿刀必须对付的人应当就是杀害了逍遥侯的你。”哥舒冰道:“你认为会如此?”

柳随风淡淡道:“至少萧十一郎没有法子拒绝,只有对付我,才能寻找出雷雨、龙飞骥惨死的真相,不管如何他们昔年毕竟都是江湖上德高望重的人物,这种事情萧十一郎不可能坐视不管,因此我极有可能在大宋见到他。”

哥舒冰皱眉道:“你不准备见一见萧十一郎他们?”

柳随风冷冷一笑:“我还不想见到原随云、沈老太君这一些人,我的麻烦实在已经够多了。”

深吸了口气以后,柳随风恢复了不少气力,慢慢坐起身来。

哥舒冰还在躺在柳随风胸前,并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哥舒冰搂住了柳随风的腰,柔声细语道:“你准备现在就走?”

“最迟明天!”柳随风望了一眼不远处逍遥侯的尸体,淡淡道:“但不管如何我们必须要离开了,还有希望你能牵制住萧十一郎他们。”

柳随风站起身来,哥舒冰也站起身来,非常幽怨的看了柳随风一眼:“你可真是不解风情啊。”

柳随风瞥了哥舒冰一眼,忽然搂住哥舒冰,对着哥舒冰非常狂热拥吻了气力,眼中闪过了一抹刺眼的光,沉声道:“我大概还有两个时辰的时间。”

哥舒冰清纯娇柔的面上一闪而过的艳媚之色,小手自爱柳随风胸口画圈,柔柔道:“一个时辰一天,两个时辰两天,你若坚持了四个时辰,我就为你拖延七天。”

柳随风楞了一下,随即将哥舒冰搂抱起身,对着哥舒冰脖子深深吸了口气,仰头望天道:“或许我我做了错误的决定,这一次我可能真要乐不思蜀了。”

随即柳随风搂着哥舒冰朝着断头谷内走去。

断头谷内有一间小屋,这里是天宗秘密据点之一。

沈家庄沈老太君举办的割鹿刀大会,并没有超出柳随风的判断,在原随云以及一种老一辈名宿的铁证之下,萧十一郎这些年背负的恶名以及各种命案一一得到了验证,最终萧十一郎身上的污名吸掉,而众人才明白萧十一郎虽然是一个大盗,却是一个足以与盗帅楚留香比肩的侠客。

也给予众人的愧疚以及憧憬之下,在木道人、沈老太君、诸葛刚等一众人建议之下,割鹿刀最终交托给了萧十一郎。

可同时萧十一郎也背负了一件任务——调查雷雨、龙飞骥、李红樱等人被杀的事情。

在众人的盛情之下,萧十一郎当然没有法子拒绝,也在萧十一郎接下这件事情不久,逍遥侯的讣闻传到了萧十一郎耳中,同时萧十一郎得知玩偶山庄出现了一位新任庄主,这人正是哥舒冰。

玩偶山庄一向是江湖人眼中的禁地,而原因也只是因为逍遥侯而已,如今逍遥侯死了,玩偶山庄自然不算是江湖人眼中的禁地了,何况这次逍遥侯的死讯传出以后,不少人都前往玩偶山庄拜祭逍遥侯,而玩偶山庄新任庄主不但没有拒绝,反而欢迎众人拜祭。

萧十一郎也便在收到讣闻以后立刻登上了玩偶山庄,也很快见到了哥舒冰。

哥舒冰还是娇柔清纯的模样,可萧十一郎瞧见哥舒冰的时候,也已经瞧见了上位者的气质。

哥舒冰对着萧十一郎招了招手,主动承认道:“我是逍遥侯的妹妹,唯一的亲人。”

萧十一郎淡淡道:“可逍遥侯偏偏要杀你。”

“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逍遥侯死了,他又没有儿女,他的基业自然只能由我来继承,呵呵,或许这对你来说也不重要,毕竟你虽然来找我,却不是来找我的。”

萧十一郎已经发现哥舒冰的每一句话都很冷静,都很精准,若将哥舒冰的话当做剑,那么哥舒冰必定是第一流的剑客。

这个哥舒冰已经和他影响中的哥舒冰完全不一样了。

“是的,我到这里见你是要找柳随风,毕竟雷雨、龙飞骥等人的尸体是他送到沈家庄的,而且我们也在他居住的地方寻到了其他尸体。”

哥舒冰笑了笑:“我可以告诉你,但你也必须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

“什么问题?”

“原随云原公子去哪里了?”

“自然是回无争山庄了。”

哥舒冰叹了口气:“是啊,事情办完,原随云回家了,柳随风也一样需要回家。”

萧十一郎明白了,他转身就走。

哥舒冰望着萧十一郎越走越远的身影,忽然道:“希望你能找到他,倘若寻到的是尸体,可以带来玩偶山庄,我会为他安葬。”

萧十一郎脚步微微停顿,又继续前行。

哥舒冰补充道:‘多谢。’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